当前位置: 主页 > H素生活 >挑战成为祖国最多的岛:台湾曾经差点变成俄罗斯的一部份? >
挑战成为祖国最多的岛:台湾曾经差点变成俄罗斯的一部份?
2020-07-11

挑战成为祖国最多的岛:台湾曾经差点变成俄罗斯的一部份?

  2018年九月我国外交部试办俄罗斯国民来台十四天免签,驻俄罗斯代表处也大力宣传,来台的俄国旅客逐步增加,台湾的气候与地理条件对俄罗斯旅客来说极为吸引人,但不论是我国到俄罗斯旅游或俄罗斯旅客来台,在双方的观光产业中都较「小众」,台俄关係能因为免签而有多少进展有待观察。

  从小到大我们从课本上总是能看到「台湾的战略位置十分重要」的介绍,但俄罗斯几乎没有在台湾史留下半点痕迹,反而是因为身为大国而在中国史与世界史中多了亮相的空间。《日本统治时代的台湾:俄文史料与研究》一书整理了俄罗斯官方与民间对台研究的文献,并出版了中译版,本书不但让俄语世界多了一个理解台湾的管道,也让台湾读者可以用不同的观点审视自身历史。

  俄罗斯对台研究集中于日治时期,因当时日本与俄国在亚洲的扩张已经逼近对垒,日俄战争便是日本北进对上俄国东进的结果,为了对日本有更多了解,其殖民地之一的台湾也被列入了研究範畴,但每当俄罗斯面临重大的内政及外交事件时,对台舆论才会更蓬勃一些,例如斯托里宾改革与日本现代化改革及殖民地政策的对照、甲午战争日本胜利对西方的震撼等等。然而在这之前,清朝与列强签定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让这个遥远北国与台湾有了接触,在这之前俄罗斯取得台湾的 资讯多为二手或偶然取得的,开港通商后偶有俄罗斯军队停靠基隆港补充燃煤,但多数帝国臣民并没有把台湾列入旅游行程中。

挑战成为祖国最多的岛:台湾曾经差点变成俄罗斯的一部份?

  有些具学术热忱的学者进行了民族学相关的研究,更推论出台湾原住民的语言与一些南岛语系的族语相当相似,但这些年间,台湾对俄罗斯来说是就近观察中日冲突的地方,甚至抗日初期位于中国的俄中银行总裁乌赫托姆斯基收到抗日领袖林李成的来信,请求「俄方派兵并永久接收岛民为俄罗斯帝国臣民。」虽然军情人员向中央传递了讯息但仍未果。当时台湾向许多国家提出请求,但课本中却多只有提到对中国方面的请求,除了史料蒐集未完全之外,也显现了历史教育仍带有某部分的大中华色彩。除了学者外也有一些「背包客」来到台湾,并书写了许多游记,其中有厌恶日本者,也有将日本治台政策作为俄国对偏远岛屿,如:库页岛的治理参考。

  随着沙俄覆灭,共党政府的上任让俄国对台研究也成为为马克思理论服务的一环,在俄国革命后,由于盟军承认的是临时政府,拒绝承认布尔什维克政权,因此停止将台湾的资讯传递至俄国,使得这些年间多数资料都已散失。在苏联当政期间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苏联学者对台研究多集中在农民革命及日本政府对殖民地的压迫等等,并思考是否有赤化台湾、推行共产主义的可能,此时的研究论述多有些偏颇,因为当时的政治氛围,不容许讚许日本帝国主义在台的建设,民族主义运动也都被转化为民族解放运动。日本对苏联来台的学者限制也不少,多是在日本就学、工作过的人较可能被允许来到台湾,语言学暨民族学家涅夫斯基就是一例,他与日本同事一同来台,从事邹族的语言及神话传说研究,对于原住民的认识,他比多数在台汉人更深入。此外,着名的原住民抗日运动「雾社事件」让台湾受到世界的关注,但俄国的报社仍重述日本对殖民地的压迫,台湾共产党也试图利用这场抗争吸引人们对自身政治活动的注意,但仍以失败告终。二战后,苏联对台湾的研究几乎停摆,莫斯科断绝与蒋介石政权的关係,直到戈巴契夫改革后台俄之间才有更多交流。

  在大学前的教育中,我们对于「外国对台湾的认识」可说是没有什幺概念,除了那一声讚叹的「美丽之岛」外,剩下的就是中国人到台湾游历或考察的文献,但台湾身处于亚洲大陆向太平洋前进的中继点,自古以来在政经上占极重要的地位,不可能只有中国与日本对台湾有所研究,俄罗斯因与日本曾经数度交锋,连带与台湾也有了更多一层的连结,透过他国对台湾的认识,有助于台湾人们对自身历史与价值的再认识。

书籍资讯

书名:《日本统治时代的台湾:俄文史料与研究》

作者: 刘宇卫、莫洛贾科夫

出版:中央研究院台湾史研究所

[博客来]


上一篇: 下一篇:

  • 相关新闻